今天是:
杨剑律师执业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家论坛 >> 监察法学专家吴建雄接受《瞭望》记者采访

监察法学专家吴建雄接受《瞭望》记者采访

2018/7/1 11:09:49  

  

《瞭望》丨国家监察法通过!依法反腐更进一步

/《瞭望》新闻周刊记者李松 屈辰

 

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20日表决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作为国家反腐败立法,监察法意义重大,影响深远。

  党的十九大对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作出重要部署,强调“构建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十九届二中全会再次强调,“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是事关全局的重大政治体制改革。”

  “在国家权力结构中设置监察机关,是从中国历史传统和现实国情出发加强对公权力监督的重大改革创新。”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监察委员会作为行使国家监察职能的专责机关,与党的纪律检查委员会合署办公,实现党性和人民性的高度统一。”

  在他看来,监察法草案对国家机构作出重要调整和完善,即在原来的“一府两院”(人民政府、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基础上,增加“一委”(监察委员会),同时对监察委员会的组织、职责、权限、程序以及对监察委员会的监督等作出规定,对国家监察工作起统领性、基础性作用。

  “监察法是反腐败国家立法,是一部对国家监察工作起统领性和基础性作用的法律。”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接受《瞭望》新闻周刊记者采访时说,通过制定监察法,把十八大以来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形成的新理念、新经验,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进一步巩固和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确保反腐败斗争在规范化、制度化轨道上行稳致远。

  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主任吴建雄认为,制定监察法是加强宪法实施,丰富和发展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战略举措,体现了权力属于人民,人民监督权力的宪法原则,突出了惩治腐败、建设廉洁政治的价值取向,标志着中国“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惩治腐败”走向制度化。

【制定监察法是个“握指成拳”的过程】

  受访专家认为,制定监察法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关于深化国家监察体制改革决策部署的重大举措。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有效整合了反腐力量。自2016年开展试点工作以来,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蹄疾步稳,从北京、山西、浙江3省市开展试点,到目前全国省、市、县三级监委全部成立,一个党统一指挥、全面覆盖、权威高效的监督体系正在形成。

  北京是首批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的3个省市之一。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纪委书记、市监察委主任张硕辅表示,经过一年来的融合磨合,国家监察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形成的制度优势正在转化为治理效能。北京市区两级党委对反腐败工作的领导进一步加强,党委书记批准反映问题线索处置及纪律处分件次明显增长,问责数量大幅提升。

  “作为试点省份,我们实现了监察委员会与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代表党和国家行使监督权,加强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的监督,形成巡视、派驻、监察三个全覆盖的权力监督格局。”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纪委书记、省监察委主任刘建超说,制定监察法,保证依规治党与依法治国、党内监督与国家监察有机统一,不断提高党和国家的监督效能,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纪委书记、省监察委主任任正晓表示,成立监察委员会,同纪委合署办公,履行纪检、监察两项职责,有利于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统一领导,建立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推动反腐败斗争向纵深发展。

  “制定监察法是个‘握指成拳’的过程。”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沈友军对《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说,国家监察体制改革的目标是,整合反腐败资源力量,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构建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中国特色国家监察体制,实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监察全覆盖。

  沈友军认为,在本次全国人代会上,先通过宪法修正案,然后再审议监察法草案,及时将宪法修改所确立的监察制度进一步具体化,是我们党依宪执政、依宪治国的生动实践。制定监察法,把党内监督同国家机关监督、民主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舆论监督贯通起来,增强监督合力,实现全覆盖式严密监察。

【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

  受访专家认为,制定监察法是坚持和加强党对反腐败工作的领导,构建集中统一、权威高效的国家监察体系的必然要求。

  长期以来,中国反腐败的力量和资源分散在不同领域、不同系统,存在着反腐败力量分散、监察范围过窄、体制机制不畅等问题,使反腐败工作效能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

  以监察全覆盖为例,以往案例表明,在强化党内监督、用纪律管住党员干部的同时,还须构建国家监察体系,对党内监督达不到的地方,或者对不适用执行党的纪律的公职人员,依法实施监察,才能从根本上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

  国家监察体制改革之前,党内监督已经实现全覆盖,而依照行政监察法的规定,行政监察对象主要是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还没有做到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全覆盖。

  “监察法有利于进一步整合现有反腐败的力量,加强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的监督,实现国家监察全面覆盖。”李成言说,只有监察全覆盖,才不会有人心存侥幸、缺乏戒惧。“只要退居二线就能躲进‘避风港’”“在国企中吃点喝点拿点不会有事”“从严治党只针对领导干部,和普通人关系不大”,这些错误观念的流行,使一些干部小错不纠,拖延为大祸。

  监察法草案明确了监察覆盖的六大类公职人员:

中国共产党机关、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机关、人民政府、监察委员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各级委员会机关、民主党派机关和工商业联合会机关的公务员,以及参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管理的人员;

法律、法规授权或者受国家机关依法委托管理公共事务的组织中从事公务的人员;

国有企业管理人员;

公办的教育、科研、文化、医疗卫生、体育等单位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管理的人员;

其他依法履行公职的人员。

  全国人大代表、甘肃省庆阳市镇原县临泾镇席沟圈村党支部书记马银萍认为,“监察法草案规定监察机关对6类监察对象进行监察,涵盖了我国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实现监察对象和监察范围‘不留死角、不留盲区’,实实在在堵住了群众身边‘微腐败’的缺口,使制度的笼子越扎越紧。”

  “通过制定监察法,进一步加强对公权力的限制与监督,有利于营造良好的政治生态,将对中国发展产生深远影响。”李成言说。

  他认为,实现监察全覆盖,就是要“横向到边、竖向到底”,将监察的震慑力贯穿于公权力运行的每个环节,有效确保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

  可以预见,监察法实施后,执纪执法会越来越严、监督网会越织越密,手握公权力必须心存敬畏、慎独慎微,把纪律挺在前头,把戒惧刻在心里,切实加强自我约束。

【确保监察权的正确行使】

  监察法草案明确了监察委员会的工作原则、工作方针、职责、监察范围、监察权限、监察程序、外部和自我监督、法律责任等,“草案逻辑缜密、体系完整、条文清晰、留有余地。”全国人大代表、四川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冯键说。

  监察法草案从多方面严密地编织了对监察机关和监察人员的监督网,有利于确保监察权的正确行使。

  一是接受人大监督。监察法草案规定,监察机关应当接受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的监督;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听取和审议本级监察机关的专项工作报告,组织执法检查;县级以上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及其常务委员会举行会议时,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或者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就监察工作中的有关问题提出询问或者质询。

  二是强化自我监督。监察法草案与党的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相衔接,将实践中行之有效的做法上升为法律规范。草案规定了对打听案情、过问案件、说情干预的报告和登记备案,监察人员的回避,脱密期管理和对监察人员辞职、退休后从业限制等制度。同时规定了对监察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当行为的申诉和责任追究制度。

  三是明确监察机关与审判机关、检察机关、执法部门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机制。监察法草案规定,对监察机关移送的案件,人民检察院经审查,认为需要补充核实的,应当退回监察机关补充调查,必要时可以自行补充侦查;对于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不起诉的情形的,经上一级人民检察院批准,依法作出不起诉的决定;监察机关在收集、固定、审查、运用证据时,应当与刑事审判关于证据的要求和标准相一致。

  四是明确监察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草案规定,监察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违反规定发生办案安全事故或者发生安全事故后隐瞒不报、报告失实、处置不当等9种行为之一的,对负有责任的领导人员和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理;监察机关及其工作人员行使职权,侵犯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依法给予国家赔偿。

  “对监察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监督,既有全面的外部监督,也有严格的内部监督,使监察权始终在严格的监督制约下运行。”李成言说。

  同时,监察法草案强化责权对等,对监察委员会权职、范围作出明确规定。“像留置措施、财产查扣冻结措施、对监察委的监督制约等一些重要的制度安排和条文设计,在立法过程中不断得到修改完善,相关规定更加合乎法理,更加科学规范。”冯键说。

  在沈友军看来,监察法草案赋予监察委员会监督、调查、处置等三大职责权限和谈话、讯问、搜查等12种调查手段,特别是用留置取代“两规”,解决了现实存在的法治难题,将有力推进反腐败工作规范化、法治化。

  “监察法实施后,宜抓紧出台相关配套规定。”沈友军说,根据监察法出台一系列具体工作机制和细则,并做好与现行相关法律制度的衔接,以确保监察权在“阳光”下运行,开启全面法治反腐新征程。

刊于《瞭望》2018年第12期。金引擎法律风控网推荐学习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下一条新闻:监察法学专家吴建雄接受《瞭望》记者采访

上一条新闻: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 本部成员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