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杨剑律师执业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维护公司发展 >> 金引擎杨剑:违法的执行裁定,被撤销!

金引擎杨剑:违法的执行裁定,被撤销!

2017/9/29 22:37:34  

本案法律风控要旨:

1,根据以物代偿的民法原理,执行“以房产抵股份转让款”协议下的违约判决,与何时交房抵股款,是两码事。

2,以物代偿协议,并不是买卖合同关系。

3,违约与履行,是两个不同的诉求标的,可同时平行主张,可分别另案主张。

4, 你只起诉违约,法院不能够执行交房。还有,到底该不该交房,还不一定!


      (摘要)

  

申请事项


    湖南XX置业有限公司请求你院依法立案审查并撤销2017)湘0XXX75、76号之一”通知书。


事实与理由

 一,生效判决的主文内容


 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湘0X民终8X1、8X2号判决书,分别在第三项判定公司的给付义务。其原文是:“由公司支付某某140万违约金(按已交房款800万元每月1%的标准,从2013年4月1日起至2014年9月1日止,后期按此标准另行计算到(抵偿股份转让)的房屋实际交付之日止

 

  二,你院执行通知书的内容


 2017)湘0XXX75、76号之一通知书指出:“根据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XX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湘0X民终8X1、8X2号判决书确定的内容,你公司向某某伟支付的违约金应当计算到实际交房之日止抵偿股份转让的房屋但是你公司至今未将抵偿股份转让的房屋交付,为避免对你公司造成不必要的损失,请你公司在收到通知后五日内立即将(抵偿股份转让的)房屋交付给某某伟,逾期未交付,所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自负


    三,本通知违法之处


  1,本通知文种违法、载体功能违法、发出时间违法、后果告知违法。本案中人民法院执行员已对公司发出执行通知书,因此不能在已经开始的执行中再次发出通知,而且人民法院文书规范也明确了通知本身仅仅只能解决一般的程序性问题,不能在本案中用通知来解决当事人之间关于合同履行的实体问题。还有,更不能够以“逾期未交付,所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自负”这种社会势力索债方式代替司法警示,而不依法告知公司可能面临的强制执行后果。


  因此,本通知明显违法民事诉讼法216条规定。


  2,本通知定性违背判决主文。通知对本案定性为“支付某某伟违约金”。而事实上,两份判决书的主文是“公司支付某某伟人民币”,而且某某伟的诉称请求也是“支付资金占用损失”。可见,两份判决书通篇没有要求公司支付给“违约金”的判项。


  因此,本通知内容明显没有生效判决作为依据。


  3,本通知证明了本案执行启动程序违法。启动执行程序,必须符合法定条件。本案中,两份判决已经确定了“公司给付人民币140万元”。如果在执行立案审查环节,发现还有判决书确定的交房义务(抵偿股份转让的房屋),就应当一次性下达执行通知。而本案在执行中,再次以通知形式科处公司的义务,实际上证明了本案执行的申请本身就不明确或者是人民法院在最初执行立案时就已经发现执行申请内容不确定,人民法院应当不予受理、在受理后裁定驳回执行申请、裁定终结执行程序。


  因此,本通知明显违反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对执行案件的受理条件和审查处理的规定”。




  4,本通知跨越实体判决后“以执代判、以(申)请代判、未判先执”,违法扩大判决确定的实体执行标的范围两份判决书在主文里清楚地载明了两个方面的实体义务内容:一是确定至2014年9月1日止,由公司按每月1%支付(资金占用损失)140万元;二是后期由公司支付资金占用损失的计算截止时间是“至公司交房之日”。


  而本案审理程序中,无论是一审还是二审,某某伟从来没有向法院请求审理并判决公司交付抵偿股份转让的房屋。也就是说:两级法院从来就没有受理“某某伟要求交付抵偿股份转让的的请求”,也没有审理过“某某伟与公司之间该不该交房,交房或者不交房的合同根据是什么、法律依据是什么,什么时候应该交房”等实体内容。也就是说,两份判决书根本就没有判定、当然也不能够判定公司交房。


  特别是,通知要求公司交付房子,一方面说明公司的交房义务属于特定行为,另一方面说明该房子属于特定物。根据“最高法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只有在人民法院的判决对特定行为的履行时间、方式和对特定物的物理特性、地理位置、独一无二的标识、物权凭证内容、数量等方面作出了明确判定时,人民法院才能够执行该判决。而本案判决根本没有这方面的判项。


  因此,在某某伟没有主张交付抵偿股份转让的房屋这一权利的情形下,本通知仅仅是根据某某伟的执行申请,径行责令公司在五日内交房,严重违反“执行的依据必须是判决确定的标的”的规则和关于最高法执行工作的司法解释,属于严重超越判决的标的而执行。 

 


  


 

  5,本通知错误混淆了合同违约之诉与合同履行之诉并立的法律特征和可分别裁判的诉讼原理。本案审理程序中,某某伟请求的是公司应该承担支付资金占用损失的责任,请求的基础依据是双方2011年签订的“房屋抵股份转让款协议”的交房义务。而对于某某伟是否请求人民法院判决公司履行合同,则是另外一个平行的权利主张。合同法明确规定,守约方可以在主张违约赔偿的同时一并主张违约方继续履行合同,守约方也可以在独立起诉违约责任后另行主张继续履行合同或者解除合同。而某某伟四次起诉都仅仅是主张违约责任,从来没有主张交房。本案中的通知,将违约后果与履行义务两个不同的实体关系混淆、将执行期待权与诉权请求权混淆,属于法律鉴别的逻辑明显错误。


  因此,本通知在执行程序直接越俎代庖地驾驭某某伟的要求履行交房的合同诉权,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根据。同时也剥夺了公司关于交房问题应当依法享有的各种诉讼权利。



 

  ,本通知如任性执行,必将会引起严重后果。


  一是可能引发私力救济方面的社会矛盾;


  二是可能引发社会各界对执行活动合法性和公信力质疑的极端舆情;


  三是可能引发民事枉法裁判罪等方面的刑事调查。


  
综上,公司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2、17条,请求依法立案审查并撤销本通知。

       

                       湖南 x 泰置业有限公司

                   代理人杨剑代书2017年6月6日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下一条新闻:金引擎杨剑:赏诗,也培养律师的规则感和逻辑性

上一条新闻:国务院新规:网络传销与分享经济有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