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杨剑律师执业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犯罪预防与辩护 >> 金引擎杨剑无罪辩护:判缓刑

金引擎杨剑无罪辩护:判缓刑

2017/9/29 23:43:01  

                       对被告人唐某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杨剑律师担任某海被控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的一案一审的辩护人。本辩护人仔细查阅了本案卷宗的相关材料,也会见了被告人某海。为辨明是非,现依法向法庭提出辩护意见。希望得到法庭依法注意和重视!




一,主 要 辩 护 意 见: 被告人某海,无罪

 

1,主观方面,被告人某海不具有犯罪故意。

2,客体甄别上,项目部严重违反刑法的规定施工,其工地秩序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所设计保护的社会秩序客体。

3,客观方面,被告人某海并无策划、指挥、组织或者积极参与的聚众性行为。

4,本案现有证据,缺乏确定性,证明力不足以证明被告人某海实施了先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公诉机关所指控的罪名不能成立,法庭应当宣告被告人某海无罪。

二,具 体 意 见

    

    一,主观方面,被告人某海不具有犯罪故意。

1,水电站以及相关的电站工程,事实上存在对村组、村民利益构成侵权,并持续着更大的威胁。特别是本次工程施工,其可研报告并没有通过论证、形成、公示!项目本身存在对周遭环境造成不安、破坏、甚至是严重违法!                    


2,起诉书指控--2014年1月30日,被告人某海组织群众开会,听取意见,并整理成书面报告材料。可见,被告人的主要行为是:组织召开群众会议、听取群众意见、梳理群众意见、整理群众意见、形成书面报告材料。

被告人某海因受过高等教育,在上海有正当职业,应村民的请求,参加村民座谈会,听取意见、梳理意见、形成呈报政府的报告,是一个回乡青年的本分之举。无异于挥笔泼墨为村民书写春年一样,人之常情、理所应当。

    从其动机、目的、行为方式和内容看,并无个人意见和观点,也没有组织群众闹事、阻工、破坏工地财物的起意、怂恿、策划、设计!恰恰相反,被告人和群众一样,在报送报告给政府后,一直等待答复!那么,指控被告人具有聚众破坏社会秩序的犯罪意图,明显缺乏事实和逻辑支撑!

况且,2014年1月30日,组织组民开会并非被告人召集!


  


    二,客体甄别上,项目部的工地秩序属于个体环境,不构成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所设计的客体。

1,刑法设计本罪的目的,是保护正常的社会秩序。这种社会秩序是指国家机关与人民团体的工作秩序、企业单位的生产营业秩序、事业单位的教学与科研秩序。显然,这种秩序必定首先具有公共利益、公共需求的基本属性。而本案中的工程项目部,并不具备社会市场经济独立的主体人格特征。而且,在刑法上,违法的生产秩序本身并不等同于社会秩序,这两个不同的对象,在我国刑法范畴已经独立规制并分别保护。因此,我们不能够因为其表象层面的施工行为,就迷糊第、错误地界定其施工行为具有社会性!


2,项目部,或者有关政府部门,至今没有社会公示、向法庭提供本项目施工应当前置获得的水行政许可、环境行政许可、相关的计划审批及施工方案、图纸设计都未依法公布。因此说,本项目施工行为本身的合法性、合规性、公益性文件和证据至今欠缺。


3,事实上,本案尚未裁判终结,而项目部已经与村民小组达成赔偿协议。可见,本项目施工活动,非但具有社会公共需求的功利性,恰恰相反,其违法性、侵权性、个体私利的违法膨胀性,十分明显!


4,法治原理讲究:法治社会的建设,最依赖的不是国家暴力、不是国家机器。而是社会民众对法的信仰和对权利实现的和平容忍与理性平衡。同时,我国刑法讲究法益的客观性、讲究对法益给予最严厉的保护!


本案中,包括被告人某海在内的村民组员,面对自以为是、目无法律的私利经营行为一发不可收拾地破坏资源、破坏生态、破坏自己赖以生存的家园时,他们自发自救、集中讨论、协商意见、呈请政府、期待批复,实属对政府的信任、对自己权利的正当追求!他们坚持了法治信仰、他们选择了和平表达。在他们的关切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在他们的诉求面对“今晚要搞死几个村民(侦查笔录有记载)”的情形下,他们靠村里的锣鼓声为集结号,自发地制止这种破坏性、掠夺性的违法施工行为,其实是在维护国家法律的庄严、维护社会环境资源、维护集体利益。那么,到底谁在破坏我们的社会秩序?至少,被告人某海、村民,他们没有。


三,客观方面,被告人某海并无策划、指挥、组织或者积极参与的聚众性行为。

 1,村民阻工事件是村民的自发行为。被告人某海没有靠任何个人的阴谋、诱惑、鼓舞、强制等手段进行策划、指挥、组织。

1-12013年11月,阻工类的行为已经小规模地发生。而被告人某海2014年1月30日才从上海回到漩水村,2月14日返回上海。

1-2被告人某海仅仅一次到过村民集体阻工的现场,在村民尚未动手时,最先电话报警(可查报警服务电话平台的记录),自己也始终未实施破坏行为。

1-3在侦查材料中,有证据表明,被告在得知村民的诉求和听取群众的意见后,多次建议、叮嘱村民要采取合理诉求,劝诫村民在处理相关事情时要尽量克制、遵守法律、除非自卫不要采取过激行为、不得乱来。

     1-4被告人某海几次会到老家,都是应某县长助理之邀,从上海公司请假回来,对话协调处理4个村民小组的利益救济和平衡事宜。


2,项目部的职员、胡在本刑事诉讼中的身份地位,并不属于刑事诉讼法上的被害人。因此,侦查机关对其询问笔录,当然不构成刑事诉讼法上的“被害人陈述”。而“被害人陈述”作为刑事诉讼法定证据种类,也不能够单独作为定案依据来使用。因此,龙、胡的陈述,最多仅仅是证人证言。

但是,两个证人受雇于或者基于劳动合同或者基于委托而与项目部存在雇佣性、劳动人身依附性或者代理受托事务,而其中必然具有有偿的对价给付特征。所以,两个证人在作证陈述时不可能具有一般证人的精神独立性!证言内容不能够作为指控被告人某海有罪的证据使用还有,特别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两个人在询问笔录的陈述是:“他没有动手,但是一直在现场看别人其他村民在破坏”。

 

 


 

3,本案罪名属于结果犯,要求被告人在实施行为的同时,其行为对社会的危害必须达到法定的后果程度。本案财产损失的原因由4种可能,要么就是村民阻工破坏所致,要么就是突发洪水、天降雨水所致,要么就是项目部对财产不做任何必要的保护保全而放任被洪水、雨水冲毁所致,要么是项目面临汛期而必然停工。

还有,关于项目部的误工损失。应发工资与工人误工费以及工程误工损失等概念的区别,指控中并没有区分。而厘清这三者的属性,在法律后果上直接影响被告人某海行为的社会危害后果程度!

鉴定没有将施工人员和项目部是雇佣、劳动合同还是外包关系进行甄别;没有搜集施工人员当月的工资表;没有援引工程建设合同里关于误工费产生条件和责任主体的约定;没有关注项目所在地的汛期规律、人为忽视项目部在汛期当然不能施工的基本常识而错误判断误工损失。物价鉴定意见对损失的原因力未分析和确定明力严重不足。


 


三,主要理由


1,对于刑事证据的审查和认定,必须切实贯彻实事求是的原则。

2,刑事诉讼证据,要求能够证明争议案情的已知事实与表现其内容的法定形式的统一。

3,刑事诉讼证据的客观性、关联性、合法性以及链锁性要求,所有证据之间必须连贯,彼此呼应,相互佐证。

3-1刑事诉讼证据的首要属性和最本质的特征是客观性要求证据必须是客观存在的事实。反之,任何想象、猜测、分析、估计、推断以及来源不清的道听途说等并非客观存在的事实,都不能成为刑事诉讼中的定罪量刑依据

3-2凡是通过人的陈述,即以言词作为表现形式的证据,是言词证据。因此,在法庭审理,我们坚持要求所有言词证据提供者即证人出庭接受质证但是,开庭时我们没有见到控方的一个证人!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本辩护人谨慎提出以上意见,希望在评议时重点关注、依法采纳。

                       

                                    律师20161月20日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下一条新闻: 金引擎法务:涉嫌欺诈销售商铺案执行到位

上一条新闻:金引擎无罪辩护:检察院撤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