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杨剑律师执业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犯罪预防与辩护 >> 金引擎无罪辩护:检察院撤诉!

金引擎无罪辩护:检察院撤诉!

2017/9/29 23:45:39  

对被告人刘某平被控职务侵占罪一案的无罪辩护词


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

经本案被告人刘某委托……辩护人杨剑律师现依法向法庭提出辩护意见:被告人刘某无罪。希望得到法庭重视和采纳!

 

一,从犯罪构成要件看,被告人刘某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构成。

 

1,主体上,被告人刘某身为公司执行董事,其行为始终属于执行股东决议,而不是牟取非法私利。被告人刘某不构成职务侵占罪的主体。

 

2,主观方面,被告人刘某按照公司股东决议的要求和内容,在股东之间平等分配相关资产,没有非法占有公司财产的犯罪故意。

 

3,客体上,公司法规定股东会有权讨论批准决定公司资产方案和利润分配方案、在公司暂停经营并决定全体安置员工情形下有权清理并分配公司资产,被告人刘某的行为没有侵害公司财产的所有权。

 

4,客观方面,被告人刘某没有假借职务便利、职务名义以及职务影响力为条件而将公司资产一人独自占有,其按决议在所有股东之间分配资产的行为,不符合职务侵占罪的客观要件。


 


二,从涉案事实的原本性质看,被告人刘某的行为符合公司法的规定,同时并未违反刑法的规制。

 

1,从涉案公司的组织架构上看

公司意思机关、代表机关、执行机关、监督机关高度集中、重合:股东会的组成仅仅为公司两个股东;公司代表权、执行权与刘某的股东权在主体上重合;公司监督权与王某的股东权在主体上重合。

 

2,从公司僵局的破解和利益平衡看

本案公司股东决议的责任不受刑事法律调整: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一方面确定了公司进入解散状态,最为重要的是判决确认了股东会决议属于股东对公司僵局自治的契约性和合法性。而这种自治,决定了决议形成后对公司、公司股东乃至公司债权人发生民事权利义务上的约束力,即当决议违反法律规定或者违反合同约定时,由公司对外承担责任,再由股东根据股东之间的约定承担对公司的赔偿责任。其中,并不涉及刑事法律问题。

 

3,从公司利益的维护和公司意志的执行来看

被告人刘某的行为属于正当履行职务:作为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刘某执行股东决议的行为,既是行使职权,也是履行职务。其职权来源于股东会和公司章程,其职务责任来自接受授权后的义务。刘某按照股东决议履行职务时,及使对公司和股东造成损害,我国公司法也赋予了对执行者的豁免权。因为,股东会决议是公司的最高效力意志。


 


 三、从本案控方证据的连锁性看,被告人刘某内在心理犯意和外在罪行表现以及犯罪客观后果并没有系统地明确固定。

 

1,从公司另一股东王某的行为看

被告人刘某迫不得已依法申领公司新证章,主观上是出于对公司利益乃至股东王某利益的维护。王某在保管公司证章期间,屡屡背信公司利益,多次违反公司法和公司章程的规定,偷盖公章指示公司债权人对其私人账户结算业务回款、实施同业竞争转移公司业务、严重违反亲自保管义务而将证章交由他人持有使用,公司利益明显处于极端威胁和遭受破坏的恶劣状态。特别是在被告人刘某的要求、沟通、协商下,王某仍不如实告知证章的使用情况和下落,刘某紧急办理挂失及补办新证章的行为,本身有利于公司利益、股东利益、债权人利益的有效维护和紧急保全!客观事实还证明,正是被告人刘某依法申领证章,公司在常德移动公司的债权、办税以及工商年报等重大事务才得以完成。

 

2,从被告人刘某的行为看

刘某不过是在遵照股东决议的若干内容和要求逐条执行。其中的分配资产行为,至少在五个层次上证明了刘某没有罪行表现:刘某严格遵守股东各百分之五十的比例、结合股东与公司之间的经济往来关系以及股东股东之间的约定拿出分配方案、没有私自截留侵占账面余额、预留余额备公司继续使用,公司利益没有受到损害。

 

 

 

3,从公司股东决议的性质看

其实际上是我国公司法上承认的公司一般解散。我国公司法上的公司解散包括一般解散、强制解散和应申请解散。很明显,对本案中股东决议的执行,实际上就是公司解散后的清算。确切地讲,清算程序存在明显瑕疵。但是,我国法律除规定承担行政制裁外,根本没有规定对这种瑕疵进行刑事打击和制裁。同时,公司法规定股东对清算方案和执行有异议时,有权通过也只能通过民事诉讼来请求司法保护,那就是如果公司清算行为损害债权人或者股东利益,利害关系人有权要求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对公司债务承担清偿责任或者请求有过错股东承担赔偿责任。因此,本案启动刑事司法程序追诉被告人刘某,属于专门机关超越职权干预民商事纠纷。

 

4,从解决专门性问题的甄别技术上看

辩护人还注意到,本案涉及公司财务运行和核算的专门性问题。但是,控方未向法庭提示专门性问题的鉴定结论,所指控的被告人涉案标的额没有确定的事实依据,属于主观擅断。还有,如果本案指控成立,根据刑法中的法益保护理论,公诉机关应当对涉案资金一并追赃退赔给受害人长沙娱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但是,起诉书上没有。


 


 四,综合全案看,本案涉及的事实说到底就是:公司僵局形成、股东会决议解散、股东之一执行公司解散决议、公司未严格行走清算程序、执行清算的股东与未直接清算的股东之间发生利益冲突。

 

我们说,法治原理讲究:法治社会的建设,最依赖的不是国家暴力、不是国家机器,而是社会民众对法的信仰和对权利实现的契约自由与履约平衡。同时,我国刑法讲究法益的客观性、讲究对法益被侵害后给予最严厉的保护!

 

而本案中,被告人刘某重视职守、恪尽职守,尊重股东约定、遵守公司章程,其行为符合公司法股东人合兼资合的基本属性;在客观上执行股东决议中关于资产分配的清算性事务,其行为后果没有损害公司利益和债权人利益;相对股东王某对被告人刘某执行清算行为的异议仅仅构成其行使民事诉权的诱因,而不能够成为其提出刑事控告的事实依据。更进一步讲,公安机关应当对该控告不予立案。

 

本辩护人认为:本案刑事追诉跨越了民事法律关系主体、客体和内容,指控没有事实依据和法律根据。我们请求法庭依法宣告被告人刘某平无罪!

                                                                                                                   

  辩护律师:杨 剑 2015年12月8日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下一条新闻:金引擎杨剑无罪辩护:判缓刑

上一条新闻:金引擎杨剑刑辩:无罪辩护换来检察院撤诉